攝氏零度:“小米之痛”系列報道

馬雲說,風口來時,如果豬都能飛起來,那麼當風口過了,摔死的一定是豬。這句話很應和雷軍當初的豪言,也很適合現在的小米,靠風口來維系企業運轉一定不是長久之計。當發家“王牌”之性價比模式成為小米的痼疾,多元化、層級化、雙品牌、AIOT…飲下何種良藥才能不作痛?


 

 

  2018年的行業在凜冽寒風中瑟瑟發抖,中小手機廠商或倒閉或于夾縫中艱難求存,市場趨于飽和之下、智能手機更新換代頻率的降低讓2019年手機市場充滿挑戰,調研機構TrendForce的報告顯示,今年預計智能手機產量14.1億台,比2018年下降3.3%,如果情況繼續惡化則下降比例將擴大至5%。

  如此嚴峻形勢下,不少研究機構或業內人士普遍認為,行業的下降趨勢或延續至今年5G的到來。眾手機企業也將5G作為“救命稻草”紛紛展開布局,而“熱搜”體制的小米自然也不例外,在展示了折疊屏工程機的同時,小米也正式啟動“手機+AIoT”雙引擎戰略,並將其作為小米未來五年的核心戰略。

  性價比與饑餓營銷是小米自創立以來一直所獨有的“優勢”,多少手機品牌曾試圖模仿,卻從未超越。這一優勢讓小米在手機市場中佔據了一定的份額,也助力小米成功港股上市。但上市後的小米,交出的答卷卻並不理想,股價一跌再跌,市值不斷蒸發,處境堪憂。

  以最初17港元/股的發行定價來看,小米最初市值543億美元。7月9日小米上市首日,開盤價16.6港元,較發行價下跌2.35%,市值約520億美元。雖然上市之初,德意志資本、麥格理、光大證券、西南證券等券商機構均在研報中曾給予小米“增持”、“買入”評級,目標價在19.6 -30.3港元/股之間,但資本市場卻並不這麼認為...



 

   對于話題正火熱的,媒體人蔡蔡評論道,“每個人用什麼,要放在當時當地的環境中”,誠然如是。

   2019年2月20日,小米發布旗艦新品手機小米9,起售價2999元,高配版3999元;2月24日,小米MIX3 5G版在歐洲發布,起售價599歐元。對于熟悉小米性價比策略的人群而言,價格提升後的小米旗艦機型能否繼續獲得消費者認同成為一時熱議。

   作為小米手機曾經的使用者之一,蔡蔡如今手中是一部隻果手機,“對于,我沒有執念,不是米粉、果粉或者華粉。購買第一部小米手機是在2012年前後,當此時隻果風頭無兩,但五六千元的售價對比當時物價水平還是較高,人們將‘腎機’、‘土豪’等標簽加持在隻果身上。當時,兩三千元的其他手機品牌也沒啥突出優勢,這為小米創造了機會。千元以下的價格,穩定流暢的運行,使小米成為過渡時期的最佳選擇。如今,市場情況極大改變,好手機比比皆是,各品牌的市場位次也發生了改變,更關鍵得是我的經濟狀況支持我擁有更多元的選擇。”

  蔡蔡認為,“普通消費者對手機品牌的絕對忠誠是比較鮮有的,大家都在根據自身需求及經濟環境變化做出新的選擇。目前,我在用隻果,我老公用華為,而給父母買得兩台手機是小米,價格便宜量又足。”...



 

 

   時勢造英雄,2013年隨著“互聯網+”概念興起,互聯網企業猶如一條鯰魚,攪混了彩電業的水。在樂視之後,小米于2013年9月發布了旗下第一代電視。

   然,五年之後,資本市場轉冷,投資趨于理性,失去資本“加持”的互聯網電視品牌敗下陣來。樂視最早遭難,2016年年底爆發資金鏈風波;看尚(CAN)和微鯨,近期紛紛解散了做電視的團隊;風行電視雖然還咬牙堅持,但過得很艱難;而被甦寧收入囊中的PPTV,一年下來出貨量也少的可憐。更有業內人士稱,2018年第三季度是黑電產業十年來“最差第三季度”。

  競爭對手的退出,卻給了小米電視機會。中怡康黑電研究中心總經理彭顯東表示,小米不僅蠶食了樂視等互聯網品牌的份額,也從傳統電視品牌的份額中“虎口奪食”。

  這令小米迅速成為互聯網電視行業的一枝獨秀,甚至走到了中國彩電市場的第一線。東興證券數據顯示,僅2018上半年,小米智能電視在中國市場份額就已經位列第二,佔比12.8%,與第一名創維僅相差0.9%。而線上渠道,小米智能電視市場佔有率第一,達17.4%。

  小米電視的勝利還與其為人津津樂道的“小米模式”脫不開關系,即以接近成本價銷售,突出高性價比及高顏值,通過粉絲經濟和口碑營銷進行推廣,迅速積累用戶。具體到電視產品上,小米打出了“硬件+IoT新零售+互聯網內容服務”這一盈利模式。根據調查,小米商城一台32英寸的電視僅售899元,65英寸的售價僅為3699元,但後續購買小米會員三年期的價格為1494元,核算下來每年內容付費500左右。憑借著超低的價格優勢,小米電視成功在彩電市場中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...【


 

 

   最近的關于小米家電的新聞,是2018年歲末之際,小米發布米家互聯網洗烘一體機10kg版,並以1999元的首發價擊穿傳統洗烘一體機領域的定價規則。較早一些時候,小米于2018年7月份發布了米家互聯網空調,零售價1999元,一貫的高性價比來挑釁傳統空調領域。

  時間再往前推,2017年小米生態鏈公司推出了智米空調,2015年小米與美的空調合作推出“i青春智能空調”;2016年的時候小米推出了米家電飯煲產品,更早的時候,小米推出的空氣淨化器等家電產品火爆一時。

  與手機業務不同,小米家電是小米生態鏈公司的產品,但在產品設計和市場定位上卻與小米手機有著一脈相承的風格。與其他小米生態鏈上誕生的智能硬件單品一樣,小米家電的誕生也有以下三個類似的目標︰1、保持小米品牌的熱度;2、提供銷售流水的支撐;3、加大小米的想象空間。

  如果放在小米生態鏈上看小米做家電的意義,用《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》一書中所講,“更深層次的原因,來自雷總一個夢。這是一個務實的理想主義者的夢想︰帶動一批跟小米有著相同價值觀、願意打造極致產品、充滿活力的中國企業,一起改變中國制造業,改變中國制造業在全世界人心目中的印象。就像索尼帶動日本、三星帶動韓國那樣,讓這一群體真正助力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。”...


 

[蜗牛家电網出品]